勤學 篤行 求真 創新
今天是:  歡迎訪問信陽學院新聞網

返回首頁當前位置: 信陽學院主頁>校園視點> 正文

從現實和歷史的角度來認識中國的官場腐敗問題
時間:2015-10-09 來源:未知 閱讀: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當前中國的官場腐敗問題和民間的看法
       談及中國當前的官場腐敗問題,普通民眾莫不在咬牙切齒且深惡痛絕之余又嗟然長嘆作悲觀絕望狀,認為官場腐敗根深蒂固且積重難返,會導致民眾嚴重不信任甚至仇視政府,最終會亡黨亡國。這種認識和看法大多源自于民眾自己在生活中眼見或聽說官員及其家庭享受的優裕物質生活,更多的源自于媒體報道的那些聳人聽聞的官員貪污受賄案。比如,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被搜出的人民幣現金超過2億元,差不過有2.3噸重,執法人員從銀行調用了16臺點鈔機清點這些現金,當場燒壞了四臺;河北秦皇島一個副處級的供水公司經理馬超群,家中藏有過億現金、37公斤黃金以及68套房產手續;在解放軍總后勤部原副部長谷俊山在河南濮陽的老家中,被查抄的財物裝滿四輛卡車,其中包括大金船、金臉盆以及一尊純金毛澤東像,僅軍用專供茅臺酒就裝滿了兩卡車等等。這一切都讓很多望房興嘆或身負房貸車貸、抱怨物價不斷上漲、哀嘆“病不起死不起”的普通民眾瞠目結舌,而后痛罵,恨不得將這些貪官滅門抄家,千刀萬剮,并進而對政府大加鞭撻,認為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絕對是觸目驚心。
當前中央對官場腐敗的做法  
       對于政府官員的腐敗問題,黨和中央政府既是受害者,也是最大的反對者。因為官場腐敗直接導致各級政府官員失職、瀆職、濫用職權以及不作為等行為,進而失去公信力,被普通民眾所唾棄。而普通民眾會把這一切都歸罪于黨和中央,把憤怒的矛頭對準政府乃至中央,而不是具體的官員。于是,官員腐敗,政府背黑鍋;地方政府腐敗,中央負罵名。作為執政黨,共產黨絕對無法容忍和承受失去民心的苦果,所以,黨和中央政府一定會堅決的反腐敗。具體到本屆黨中央和政府,其反腐敗的力度和規模也是空前的。比如,十八大以來,被查處的中管干部達55名。在被查處的55名高官中,副國級以上共3人,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共7人,中紀委委員1人,中央部門和國家機關等共計12人,軍隊系統2人,央企高管共5人。截至目前,中央的反腐敗態度依然堅決。
民間對中央反腐敗行動的看法
       然而,隨著反腐風暴中暴露出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涉及的官員級別越來越高,很多民眾在拍手叫好的同時也感到悲觀失望:腐敗問題如此嚴重,是不是無法糾正呢?此外,民眾對于這種由上而下發起的運動式的反腐風暴也心存疑慮:既然是運動,應該是有周期的,會不會有走到盡頭的時候?到那個時候還能懲治和防止官場腐敗問題么?雖然中央三令五申反腐沒有盡頭,但這依然無法徹底讓民眾有信心。
對官場腐敗具體認知
       實際上,腐敗從來不是一個定義明確且內容單一的法律或政治術語,而是一個內涵豐富的概念,包括官場腐敗,社會腐敗等等。腐敗本來是個生物學術語,指食物的腐爛變質,直至明清時期腐敗才用來概括官場和社會上的不正當做法和風氣。
       具體到官場腐敗,今天普通民眾深惡痛絕的腐敗現象往往指國家機關、國企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貪污受賄行為,而官場腐敗絕不僅僅是貪污受賄,還有徇私枉法、瀆職、失職、不作為、濫用權力、以權謀私、拉幫結派等行為。從政治和政權的角度來講,危害最大的腐敗現象反而不是通俗意義上的“腐敗現象”——貪污受賄(這也是普通民眾心理上最難以接受的行為),而是官員出于個人私利而濫用權力導致的徇私枉法,這才對政治造成最大的損害。因為官員的徇私枉法會使執政者的政令不暢甚至歪曲,違犯法律和紀律,破壞政治生態。基層政府官員直接面對普通民眾,其徇私枉法行為會讓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乃至痛恨。一個遭人痛恨的政權注定是不能長久的。
       所以,如今普通民眾理解的官場腐敗僅限于國家工作人員的貪污受賄行為,但相比于腐敗包含的更有危害性的徇私枉法和濫用權力行為,貪污受賄還算是危害性較小的——畢竟,如果官員個人工作能力很強,是個“能吏”,那么即使他貪污受賄,依然要比那些雖然不貪污受賄但徇私枉法或濫用職權的庸官惡官所造成的損害輕!貪污受賄一般僅限于小范圍的權錢交易,一般不為人所知,對政權的損害反而不如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嚴重。貪污受賄雖然對政權危害性不大,但在民間造成的影響和形象實在太壞,從而給整個政權和政府帶來污名,所以也是政權所不能容忍的。
       今天轟轟烈烈的反腐敗風暴,實際上針對的不僅僅是貪污受賄,更是各種徇私枉法引起的違反法律和黨律的行為。
官場腐敗的人性和現實根源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官場腐敗有其必然性。在其本質上,人性趨利避害,追逐個人利益的最大化來滿足個人的物質需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雖然飽受指責,但確實被很多人在內心中奉為圭臬。官員手中掌握國家權力,能夠輕易地通過濫用權力來為自己和家人謀取大量的金錢和物質利益,而對這種權力目前缺乏有效的監督機制,使得官員濫用職權的成本極低,導致各種官場腐敗問題,比如貪污、受賄、賣官鬻爵、任人唯親,等等。         
       從現實的社會環境角度來看,官場腐敗同樣難以避免。經過三十余年的改革和發展,商品經濟的觸角無處不在,與之對應的是拜金主義和物質崇拜彌漫于社會和政治圈子。社會上衡量一個人的成功大多用其所取得的財富的多寡,所占有的物質資源的豐富程度(比如房產、豪車、商鋪、工廠、企業,等等)。在這種社會氛圍中,官員很難免俗,心態容易失衡。一旦官員陷入物質崇拜,用權力謀取金錢就唾手可得。
       同時,官員所處的工作和交際圈子也使得他們受到的越來越多的誘惑和糖衣炮彈攻擊,很容易被金錢腐蝕而徹底走向墮落。由于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奉行政府主導和推動型的經濟發展,在公權力作用明顯的地方,如土地、房產、礦產資源開發以及基礎建設,工程的招投標、設備采購、企業上市并購等領域,政府官員是商業活動公關的唯一對象。商人出于競爭和獲取利潤最大化的考慮會開展一系列花樣白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公關活動,比如金錢、美色、文物古玩、珠寶首飾、房產豪車等,來全方位多角度地拉攏腐蝕政府官員,力圖使官員利用職權為他們攫取利益。而政府官員大多有發展經濟的任務和指標,不得不頻繁和商人打交道,參與到各種商業應酬和交際活動中。指望拿著普通工資的政府官員能在富豪云集、紙醉金迷的應酬中保持清醒和自律是不現實的。在這種環境的熏陶漸染中,很少有官員能夠做到潔身自好,不被物質利益所侵蝕。而作為回報,官員只有利用手中的政府職權為商業活動提供便利,保駕護航。于是,權力和金錢就完成了合作和交易,腐敗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官場腐敗的歷史政治淵源
       中國是個歷史悠久的國家,這讓我們在自豪的同時,也讓我們難以逃脫幾千年的政治傳統的影響。傳統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有時候你覺得傳統看不見摸不著,似乎自己也能不受影響,殊不知傳統在無形中已經把你牢牢束縛住。比如人情送禮是中國社會的傳統,現在這種傳統已經扭曲畸形,很多人深受其害,但卻在親朋好友以及領導同事的婚喪嫁娶乃至子女生日升學時不得不送上紅包!這就是傳統的無形卻又強有力的束縛。
       官場腐敗亦然。官場腐敗同樣是中國的政治傳統,同樣難以根除。前文已經講過,趨利避害是人性的本能訴求,那么以權謀私會隨著政治的形成而產生,財富的分配不按付出而按權力的大小分配。原始部落中的族長會利用手中的權力占有和支配更多的獵物和生活資料,這就是最早的政治腐敗;奴隸社會的國王和貴族按照權力的大小占有與之相對應的奴隸和生活物質,這也是政治腐敗;封建時代的封臣在自己的領地范圍內擁有絕對的權力,隨意支配土地和財富的分配,這依然是政治腐敗。
       隨著政治的不斷發展,中國最終形成了穩固的政治傳統——高度中央集權式的君主專制制度。皇帝任命中央政府成員,中央政府任命各級地方政府的官員,地方官員管理百姓。在這種金字塔式的政治體制下,官員只對上負責對下不負責,民眾是管理和專政的對象,唯獨沒有監督官員和政府的權力。由此,官員出于個人利益的考量很容易會利用手中掌握的職權來謀取私利,于是諸如徇私枉法、貪污受賄、賣官鬻爵、瀆職失職、濫用權力等各種腐敗現象就應運而生,且隨著政權的穩固而愈演愈烈。官場腐敗就像寄生在政權身上的毒瘤,最終會持續膨脹,吸干政權的血肉而導致政權的覆亡。中國歷史上的每一個朝代在衰亡的末期都是官場腐敗最嚴重的時期,因為官場腐敗很容易導致最基層的民眾生活困苦乃至活不下去,政權失去民眾支持就會崩潰,王朝的覆亡也就難以避免了。
       可以說,官場腐敗是中國各個王朝的最大敵人,而歷史上的每個王朝也都在不同程度上治理過官場腐敗。在中國歷史上,反腐決心最大、力度最強、辦法最多、懲處最嚴的,莫過于明朝初期的開國皇帝朱元璋了。朱元璋窮苦出身,深知官場腐敗的危害也深受其害,他獲得最高權力后為防治官場腐敗實施了一系列懲治貪污腐敗的措施:嚴密的律法體系、嚴酷的量刑處罰、以及廣泛的律法適用性(皇親國戚皆受律法約束)。朱元璋反腐最為人熟知的當屬“剝皮實草”刑罰:凡受賄數額在六十兩以上的官吏,梟首后在地方衙門旁邊專設的“皮場廟”剝皮,皮被剝下以后被填上稻草,擺在衙門的公座邊上,起著殺一儆百的作用。但是,朱元璋這種靠嚴刑酷法來反貪污腐敗依然沒有取得多大的成效,洪武時期的明朝官場貪腐現象仍然嚴重。
       所以說,中國幾千年以前的官場貪腐傳統使得任何政權都深受其害但又無法根治。電影《建國大業》中蔣介石說的“反貪污腐敗會亡黨,不反會亡國”很形象地總結了國民黨失去民心而導致政權覆亡的原因。實際上,不是因為國民黨統治才使得官場腐敗嚴重若斯的,而是中國古代以來的官場貪腐傳統綁架并葬送了國民黨政權。
       如今,中國共產黨執政下的政權已經穩固發展六十余年,而官場貪腐傳統又不斷顯露其丑陋猙獰的面目,嚴重威脅到了當前的共產黨政權,腐蝕了政權的基礎。這無關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和先進性,而是中國政治傳統的固有頑疾。中國共產黨應如何有效地防治官場貪腐呢?也許我們能從當年黃炎培和毛澤東的談話中得到啟發: 
       1945年7月,年近古稀的黃炎培以國民參政員的身份訪問延安,親眼目睹了共產黨的施政政策和解放區的成就,大為感慨。在與毛澤東真誠交談中,黃炎培提出疑問:“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都沒有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中共如何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呢?”毛澤東說:“我們已找到了新路,這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社會科學系  代曉麗供稿)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轉載文章請注明文章出處